普者黑:等你來赴一場菡萏盛會
【打印本頁】 【收藏本頁】 發布時間:2020/06/12
【字體:

才進6月,普者黑的荷花就如火如荼地開放,面對滿園怒放和即將開放的荷花,千萬花枝如同振臂高呼時的千萬只手臂,在風中搖動。  

面對這些千嬌百媚,盈滿眼簾的荷花,我總覺得相機的鏡頭納不下,于是,我對準了那些獨朵的,那些在晨曦中透明透亮的花瓣,紋理清晰,色彩淡雅,高潔清新,多么的唯美。有的如飛天在舞蹈,有的如母親緊緊摟抱著孩子,有的如情侶緊緊相擁,有的如火炬高高掣起,有的如三五好友相約出游……小鼓一般的蓮蓬,給人厚實的感覺。   

  

金色的花蕊,如同時光的胡須,蜜蜂如黃金的顆粒,閃耀著歲月的光芒。   

  

  

巨大的湖面上,田田的荷葉鋪排到水天之際,在夏風中涌動著綠色的浪潮。一枝枝骨朵挺立在荷葉之上,鼓脹脹的花苞如飽蘸墨汁的狼毫,在藍天上書寫著大地的喜悅。開放一半的,如一支支紅色的、白色的高腳杯,盛滿陽光的金朗姆,過路的風被灌醉了,高一腳,低一腳,踩翻了多少荷葉都走不回去。那盛開的,如傘蓋,像火炬,似燈盞。   

  

  

普者黑紅蓮,紅得妖艷,花瓣繁復,少則75瓣,多則215瓣。還有一半紅一半白的大灑錦,白花瓣鑲紅邊的小灑錦。如果說普者黑本土的荷花是小家碧玉,滿含嬌羞,那么從外地引種的“秋日紅蓮”就是大家閨秀,落落大方。秋日紅蓮荷叢高大,荷葉大如篩子,花朵碩大,直徑達20厘米,花瓣粉紅淡雅,篷松飄逸。   

  

當然,賞荷全憑自己的愛好,有人也不喜歡那開得熱鬧的,路邊一小片只開了三五朵的,覺得還更醒目。排龍撒尼村農舍前栽在田里的荷花,拍攝出來,迷漫著發絲般的炊煙,更能誘發人們的思鄉之情。(郭紹龍)  


相關鏈接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
主辦:文山州人民政府辦公室 投稿郵箱地址:[email protected] 文山州人民政府辦公室版權所有。ICP備案號:滇ICP備05000302號。政府網站標識碼:5326000023。

极速赛车计划手机软件